您现在的位置:融合网首页 > 管理专区 >

老板骄横,高管何罪?

来源:财富中文网 作者:张伟俊 责任编辑:融合网 发表时间:2011-03-19 11:01 阅读:
核心提示:在公司的大小会议上,在各种公众场合中,几乎没有一个人会与一把手“唱反调”。这在民营企业中尤甚。当老板征询意见时,大家不是满脸堆笑地点头赞同,便是争先恐后地大唱赞歌。然而,当我与高管们个别交流时,听到的却是大量的抱怨、满腹的牢骚,甚至是对老板犀利的分析

前不久,一位珠三角某地的老板“慕名而来”,盛情邀请我为他做教练。我告诉他,我得先到他的公司去“实地考察”并在此基础上两人“促膝长谈”,然后才能决定是否为他提供教练服务。于是,几天前,我应邀列席了他的公司年会。在认真听完了老板的长篇讲话之后,我找高管们一一谈话。“你如何评价老板的演讲?”他们的回答不外乎“不错啊”、“还好啦”、“挺受启发的”之类。我来劲了。我可是“亲耳聆听”了老板的每一句“广式普通话”,并在会场上实地观察了那些高管的面部表情的。我有99%的把握说,他们给我的反馈99%都是假话。我追问:“那你从老板一小时的讲话中学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鼓舞人心或促使你深入思考的东西?”这一问,人人表情尴尬,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点像样的东西来。一不做,二不休,我索性告知:“我是通过邀请你评价老板演讲这一手段来评价你的。这样,请给老板的演讲打个分吧。”长话短说,我总共找了七八个人,最后得到的最低分为10分,最高分为70分,平均约为40分 。

过去几年,像这样的情况我遇到不少。总结起来,我发现了一个几乎可被称为规律的现象。在公司的大小会议上,在各种公众场合中,几乎没有一个人会与一把手“唱反调”。这在民营企业中尤甚。当老板征询意见时,大家不是满脸堆笑地点头赞同,便是争先恐后地大唱赞歌。然而,当我与高管们个别交流时,听到的却是大量的抱怨、满腹的牢骚,甚至是对老板犀利的分析和无情的鞭挞(当然这是在高管们了解了我的“总裁教练”工作的特殊性质、并对我个人产生了信任之后)。对比如此鲜明,有时你甚至会怀疑他们背后所指的和当面所对的是否是同一个老板。

老板长期听不到真实、不同的意见,后果是严重的。先说个极端案例吧。上世纪80年代,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曾就空难事故中人的因素做过深入的调查研究。结果发现,“导致飞机坠毁的错误无一例外,都是团队协作和沟通出了问题”。究其原因,主要是面对那些独断型的驾驶员,副驾驶和领航员不愿提供不同意见,有时甚至连相关信息都不提供。当然,副手们这种沉默的代价是异常惨痛的。我的一位韩国朋友也告诉过我类似的故事。上世纪末,韩国航空公司的空难事故率是全球最高的。调查结果发现,主要原因是那些从部队转业的驾驶员专横独断,不愿意或不善于听取下属意见,以致于驾驶员与驾驶团队的其他成员之间的沟通产生严重障碍,最后造成机毁人亡。

在企业里,下属与老板因沟通问题而导致的麻烦,虽然不像NASA和韩国航空公司那样“致命”,但也足以导致一个企业的成长受阻或逐渐衰败。假如老板整天被掌声和鲜花包围着,长期听不到一句“负面的真话”,要他不被胜利冲昏头脑,也太强人所难了。记得当年史玉柱因为“巨人”的成功而忘乎所以、大肆扩张时,他手下和周围很多人都担心、都反对,可没有一个人真正站出来劝阻他。当他大势已去、充满悔意时,才有一位德高望重者在犹豫多次后送了一首打油诗给他:“不顾血本,渴求虚荣;恶性膨胀,人财两空;大事不精,小事不细;如此寨主,岂能成功。”史玉柱收到后,当即就把它挂到办公室墙上去了。试想,要是那位先生和其他人早点给史玉柱提个醒,说些批评、建议类的“难听的话”,或许他不至于从“首富”变为“首负”?

再回到本文开头的案例。大家明明知道老板在年会上讲得很“掉价”,与他一把手的身份、公司在行业内的地位和五星级酒店的豪华排场难以吻合,却没有一个人敢于或愿意把大家的真实看法告诉老总。相比较而言,这些保持沉默的人尚属“良民”。更有一些“抬轿子”、“吹喇叭”的“刁民”,他们还会在这种时候特意跑到老板面前去“叫好”:“您说得太好了,很久没有听到这样有高度的演讲了”;“您的讲话让我们明白了今后前进的方向,让我们的工作有了新的动力”等等。我这个“离老板最近”的“贴身服务者”,每每遭遇这等逢迎拍马的“行家里手”而又不能发作时,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我以为,假如我们把那些缄口不语的人当作明哲保身者、胆小如鼠者来看的话,那么,完全可以把那些潜心、执意抬轿子和吹喇叭的人视为“火上浇油”或“助纣为虐”。当然,除了老板,周围明智的人都看得明白:拍马屁的人往往是为了骑马,抬轿子的人常常是为了自己有朝一日也坐上轿子。有时我会想,要是自己也处于大多数教练对象的人文环境或文化氛围中,久而久之,要保持自知之明而不自我陶醉,始终能清醒地分清那些是逆耳的“忠言”,那些是“顺耳”的“马屁”,可真是“比登天还难”!这恐怕就是所谓“人性的弱点”吧?

最近我参加了一个培训班,让我在这方面的认识又有所“升华”。一位年逾花甲的英国教授去东南亚授课,顺道来中国待几天,他请某咨询公司帮助找五六只“小白鼠”,让他把其最新的研究成果做些实验性推广,听听大家的反馈,以便回欧洲后设计培训课程。谁知道主办方经济利益挂帅,把实验课程变成了生财之道:五六名免费的研讨参与者变成了五六十名缴费的标准学员。老外不知底细,听说大家是“慕名而来”,他老人家也就照单全收了,也许是无意识中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吧。可三天下来,学员们全都明白了,这课程纯属“实验”,老外一点也没“谦虚”。好些内容,教授自己都没搞明白,以其昏昏,哪能使人昭昭?有意思的是,许多人在私下大呼上当,可当英国教授在实验结束后征求反馈意见、恳请大家“批评指正”时,他们不但不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还争先恐后地称赞那个实验,把它说得如花似玉,灿烂无比。结果英国教授被“中国马屁”给彻底击败,当初颇为“耳顺”的花甲老人当场激动不已地表示,要把这个课程(他已经不称其为“实验”了)尽快推向全球,因为它已经在中国得到了验证。这不是明摆着是坑害人家教授吗?(责任编辑:融合网)

今日头条

更多>>

快速直达

热门关键字

首页导航

关于我们 - 融合文化 - 媒体报道 - 在线咨询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1 融合网|DWRH.net 版权所有 联系邮箱:dwrh@dwrh.net 京公网安备1101055274号 京ICP备11014553号
网站性能监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