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融合网首页 > 文 化 > 其他 >

何处是归途:大龄自闭症者的孤独处境(3)

来源:法治周末报 作者:管依萌 责任编辑:方向 发表时间:2018-06-13 11:23 阅读:
核心提示:上学后,康佳不喜欢集体的环境,无法学习,甚至痛苦地用指甲抠自己的大腿,同学间的不友好也让他更加无法融入。学校的集体生活则加重了康华的症状:自言自语、不能控制在课堂上的行为,当然更无法融入正常的学习和

上学后,康佳不喜欢集体的环境,无法学习,甚至痛苦地用指甲抠自己的大腿,同学间的不友好也让他更加无法融入。学校的集体生活则加重了康华的症状:自言自语、不能控制在课堂上的行为,当然更无法融入正常的学习和生活。

兄弟俩的喜好也很相似,康佳很喜欢“听”天气预报,康华很喜欢“听”广告,青春期的时候,只有播放这些内容才能让两人安静下来。周兰家中购买了两台电视,随时播放录制好的天气预报和广告。平日里,兄弟俩经常会各占一屋,搬个小板凳坐在电视前,安静地“听”,俩人几乎很少说话,有时一天的时间里屋内安静的只有电视的声音。

更令周兰头疼的是,康华不时有暴力倾向。一有不顺心的事情,他便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杯子放错地方、饭菜不是自己喜欢吃的等一系列事情都是他发脾气的理由,至今,周兰的胳膊上还留着他的牙印。康华最暴躁的时候是青春期的时候,尤其是14岁之后。他“学会了”摔东西,茶杯、饭碗、遥控器……不仅如此,青春期的康华每天都把自己关在屋子中。

周兰一直在寻找训练自闭症儿童的方法。她辞掉工作,全职在家照顾孩子,每天带孩子做强度很大的训练,包括运动、语言认知方面的训练。

2014年的《中国孤独症家庭需求蓝皮书》显示,超过一半的家庭有一人放弃职业专门照看孤独症孩子,只有四分之一的家长保留全职工作。

周兰的丈夫事实上也将办公室搬回了家中,除去必须出席的商务往来,很少为工作出门,夫妻二人在家陪着两个孩子、带他们去各种机构学习、与其他自闭症家庭沟通心得……

数量庞大的自闭症者最终都是回归家庭

某种程度上,静语者其实有点像日本的“榉之乡”。

那是由21位自闭症家长发起的成人自闭症的养护机构,二十多年前,日本的自闭症儿童在完成义务教育之后同样面临无处可去的境地。“榉之乡”将日本对于自闭症患者的福利政策,从15岁推后至18岁,再到实现全生命周期的关怀。

在2014年香港那起令人震惊的惨案之后,“当我们老去,是否只能带着你一起离开?”勾起了自闭症孩子家长们共同的疑问。

那起案件中,59岁的老蔡在失业后砍死了自己患有自闭症的15岁的长子,随后自杀。

与自闭症儿童家长圈的活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随着孩子年纪的增长,能接纳、托养他们的地方越来越少,很多家长一路走来的感觉都是,很多孩子“不见了”。

据中残联统计,截至2014年,全国实名制康复教育机构虽然已达1345家,能接受大龄自闭症谱系障碍人士的屈指可数,能够进行职业培训的就更少。(责任编辑:方向)

  • “扫一扫”关注融合网微信号

相关新闻>>

    热门关键字

    关于我们 - 融合文化 - 媒体报道 - 在线咨询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融合网|DWRH.net 版权所有 联系邮箱:dwrh@dwrh.net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92号 京ICP备110145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