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融合网首页 > 电力 > 国家电网 >

一位农电工的阳光心态

来源:大河网 作者:鲁静 责任编辑:韩杰 发表时间:2012-09-10 11:31 阅读:
核心提示:就这样一连坚持了三个晚上,困得他们眼皮直打架。直到第四天凌晨两点多,终于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他们立马扑了过去。“这个地方这么隐蔽,还被你们发现啦,你们太厉害了!”窃电贼说。


 

张明长,50岁,在濮阳县电业局庆祖供电所当农电工。初见张明长,觉得他很普通,个子不高,言语不多。采访后感觉他很不平凡,16岁当农电工,一干34年,连续3年被评为该局“十佳”金牌农电工,并获濮阳市农电系统金牌农电工称号。

“我爱这一行!”面对记者的采访,张明长用简短又朴实的一句话,道出了他对工作的感情。

“如果不让我干这一行,我心里还不得劲儿呢”

1979年,高中毕业的张明长成为庆祖镇付将营村的电工。看着别的电工师傅登杆架线娴熟自如,他立志要做一个“电内人”。他每天坚持学习《农电工操作技能》、《农村低压电力技术规程》,实践中遇到不懂的问题,就虚心向师傅们请教,用心揣摩一招一式,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

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2002年,濮阳县电业局对农电工进行统管,成立电工班,张明长以最高票当选为班长。2008年,该局实行供电所专业化管理,经过严格考核,张明长又当上营销班班长,负责全乡51个行政村的线损管理和电费回收工作。

“我爱农电这一行!如果不让我干了,我心里还不得劲儿呢。”张明长认真地说。

8月26日,张明长去濮阳县参加为期5天的电工进网许可证申证培训。8月28日晚上11点多,他突然回到家中。“你咋这个时候回来啦?”被惊醒的妻子一脸茫然地问。“我不放心庆中的电费,得到所里看看!”

庆中村地处庆祖镇中心,商户多,人员杂,用电量大,电费回收难度大。张明长马不停蹄地赶到所里,查看电费划拨情况明细表,又把责任电工叫过来,询问电费收缴情况。果然不出所料,还有11个钉子户没缴电费。张明长当晚住到所里,第二天天刚亮,就带着责任电工到这11家催缴电费。因都见识过张明长的“功夫”,电费收得很顺利,仅用3个小时就收齐了,他这才放心回到了培训班。

“只要我干着,就不能给农电工丢脸”

走进张明长的家,最引人注目的是正堂屋墙上挂着的四块金牌农电工奖牌。这一块块金灿灿的奖牌,映照着他的辛苦付出。

2009年8月,庆祖镇前杨村的线损突然出现异常,高达18%。正值农民浇地的时间,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张明长想到一定是有人在浇地用电上搞了鬼。在进行排查摸底以后,他把目光锁定在一个村民组,决定在夜里12点以后,用轮流蹲点的方式捉拿 “电耗子”。

齐膝深的稻田地里像蒸笼一样闷热,张明长和3位农电工静静地伏在那里,眼睛盯着地头的临时接线点。汗水肆意地顺着他们的脸流着,衣服全都湿透了,蚊虫贪婪地在他们的身上叮咬着,全身都是扁平疙瘩,痒得他们把皮肤都抓破了。就这样一连坚持了三个晚上,困得他们眼皮直打架。直到第四天凌晨两点多,终于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他们立马扑了过去。“这个地方这么隐蔽,还被你们发现啦,你们太厉害了!”窃电贼说。

“只要我干着,就不能给农电工丢脸。”这是张明长立下的誓言。多年来,他已经养成了晚上睡觉不关手机的习惯,只要报修电话一响,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他都毫不犹豫地去抢修。

2009年腊月二十三凌晨3点钟,庆祖镇灯管厂正在连夜生产,线路突发故障停电,这可急坏了厂长潘顺岭。“找老张吧,让他来给咱看看咋回事?”一个工人提议。“都3点多了,人家还来吗?”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潘顺岭拨通了张明长的电话。张明长二话不说,立马冒着刺骨的寒风赶到灯管厂。经过检查,发现是低压配电盘保险丝熔断引起的跳闸。更换保险丝,推上闸刀,厂房里的灯亮了,机器又投入生产。而此时,潘顺岭却发现,张明长只穿了件秋衣,连棉衣都没来得及穿。(责任编辑:韩杰)

今日头条

更多>>

新闻关注排行榜

热门推荐 最新推荐

热门关键字

关于我们 - 融合文化 - 媒体报道 - 在线咨询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2 融合网|DWRH.net 版权所有 联系邮箱:dwrh@dwrh.net 京公网安备1101055274号 京ICP备11014553号
网站性能监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