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融合网首页 > 文 化 > 世遗 >

学者呼吁关注遗产命运 直面“后申遗时代”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周怀宗  责任编辑:谢东樱 发表时间:2011-06-28 23:13 阅读:
核心提示:本月23日, “杭州西湖文化景观”申遗成功,正式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随之而来的是各种消息和议论,最多的议论其实也是最传统的争论:申遗之后,保护和开发究竟如何平衡?

我们不仅要鼓励申报世界遗产,更应该关注遗产在一个区域之中的命运。

本月23日, “杭州西湖文化景观”申遗成功,正式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随之而来的是各种消息和议论,最多的议论其实也是最传统的争论:申遗之后,保护和开发究竟如何平衡?

这并非老生常谈,无数的例子都在证明,申遗成功之后,艰巨的任务才真正开始,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河认为:“我们不仅要鼓励申报世界遗产,更应该关注遗产在一个区域之中的命运。”

申遗之后才开始

成功申请世界遗产,这远远不是结束,而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难题:如何处理世界遗产的保护、传承、开发,这不仅仅是中国要面对的问题,整个世界都在寻找更加合理的方案。

李河说:“世界遗产的问题,第一,如何保证可持续性的保护?第二,如何让这种可持续性的保护带动整个区域的文化产业发展?第三,如何让这些产业能够烘托、传播世界遗产的文化氛围,而不是将世界遗产淹没在充斥消费、欺诈、全没文化的环境中。”

申请世界遗产并不容易,要经过复杂的过程和严格的程序,而且即便申请成功之后,也有诸多对世界教科文组织的承诺,这些承诺大多和遗产的保护有关。李河说:“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遗产最多的国家之一,很多时候,申请世界遗产被当作一个文化战略来操作的,但是申请成功之后怎么办?至今没有完善的办法维持可持续的保护和发展,全世界也是如此。我记得德国有一个世界遗产,是一个山谷,和葡萄酒有关,因为当地改动遗产原来的面貌,结果被撤销了。”

核心投入带动周边

倘若把世界遗产当作一个核心的吸引物,那么它周边产生的一系列文化产业才是真正带来收益的地方。李河说:“当前流行的算法,是中心区域每投入1元钱,就能带来6元至9元的周边收益。这其中有两个方面,第一,中心需要投入,其二,收益在周边产生。很多直接想在世界遗产上赚钱的,最终都失败了。所以说,世界遗产的发展必然是区域性的战略,需要在整个区域之中建立完整的战略规划,但是现在能达到这一点的太少了。”

以核心的遗产带动周边的收入,而这些收入又可以用来投入保护世界遗产,这应该是世界遗产保护和发展的良性渠道,但这并不容易。李河说:“这需要两个方面的基本条件,第一,核心的世界遗产有足够的吸引力,中国大量的遗产,特别是历史文化遗产本身吸引力并不足够。典型的例子是殷墟,殷墟够有历史价值了吧,申报也成功了,但是在发展上有无法突破的瓶颈,我们都知道,商代的建筑,无非就是茅草房,或者土坯房,观赏性太低了,因此它就很难吸引人去看,它的产业也就无法形成。还有大明宫,只剩下一个基座,说是要用投影技术做一个原样的投影,不知道实现了没有,而且不管实现与否,吸引力和原建筑都是不可比的。其二,周边的文化产业是良性的,对世界遗产不会产生破坏。你可以想象,任何一个世界遗产周边,几乎都充斥着卖假古董的古玩一条街,卖全天下小吃的美食一条街,还有卖高价纪念品、各种各样乱七八糟东西的,充斥在低劣产品、极端消费主义、完全没文化的环境之中,它还有什么前途呢?”

保护和开发的两难

世界遗产名录设立的目的,无非是保护人类生存的这个世界以及这个世界上的历史、文化和精神的传承。而对于申请者来说,这显然不是唯一的动力,更多时候,是为了建立一个区域性经济发展的核心吸引物。

李河说:“把文化资源、自然资源变成产业,甚至是区域经济的带动者,这是大多数地方申遗之后的考虑,但是这些事情是要自己做的,怎么做,是否能保证对世界教科文组织的承诺,都需要认真规划。等而下之的做法,就是圈起来,收门票、提供消费服务等,直接就是奔着钱去的,结果必然两头落空,世界遗产被破坏了,钱也没赚到,德国撤销遗产的前例就是它的未来。而另一种更多人期望的,纯粹原生态的保护,丝毫不动,但是这种保护需要持续地投入大量的金钱、人力、物力,基本上无法持久,而且中国的很多申报也绝非是这个动机。”(责任编辑:谢东樱)

相关新闻>>

    今日头条

    更多>>

    热门关键字

    关于我们 - 融合文化 - 媒体报道 - 在线咨询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1 融合网|DWRH.net 版权所有 联系邮箱:dwrh@dwrh.net 京公网安备1101055274号 京ICP备11014553号
    网站性能监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