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融合网首页 > 工信 > 3D技术 >

科技的发展或让人类迎来五种结局(2)

来源:公众号:琢磨事 作者:李智勇 责任编辑:方向 发表时间:2016-01-26 12:13 阅读:
核心提示:在人类历史上曾经有三权分立学说,具体来讲就是:司法权、行政权和立法权的相对独立。三权分立的典型实践则是美国,在美国,行政权指政府,立法权指国会的参众议院制度,司法权指法院。 当人工智能足够发展之后,相

在人类历史上曾经有三权分立学说,具体来讲就是:司法权、行政权和立法权的相对独立。三权分立的典型实践则是美国,在美国,行政权指政府,立法权指国会的参众议院制度,司法权指法院。

当人工智能足够发展之后,相当于再对这三者进行重新划分,立法权依赖于人的价值选择不适合人工智能介入,但行政和司法的权利则会被切分成两层,决策权可以在人的手里,但所有执行层的东西则让渡给人工智能,这就可以避免理想的实现必然依赖于某种组织,而这组织反过来会成为实现理想障碍这典型陷阱。形象来讲就是人这种生物是一种很好的享受自由的载体,但其实并不是一种很好的执行规则载体,因为其自身就是规则所针对对象的一部分。医生不能给自己做手术,这是同样的道理。

所以这是一种新型的权利分割,决策权归人类,执行层归人工智能。如果这种权利分割得以实现,那无国界的单一体必然相去不远。

虚拟世界

我们知道光是一种波,而可见光的不同频率在人的脑海中被呈现为不同的颜色。这可以推导出一个个非常诡异的结论:

如果光只是一种波,那是不是说我们的人脑为了近似的区分光的波长,而把它近似的对应到各种颜色的概念,这世界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颜色?换个角度来想,如果我们的人脑可以直接接受波长,但就不会有颜色这回事情,比如蝙蝠。但因为人脑的计算量有限,而人又要认识这个世界,所以在逐步的进化过程中,人脑对光波进行了适应,所以才有颜色的产生。世界上并不真的存在一种叫眼色的东西。

同样的质疑可以推导到声音,声音本来就是一种波,我们听到的各种声音实质上是波的不同表现,那是不是说音乐等等其实也是人脑的认识通道对真实世界的近似模拟。

假想有一种外星人,和我们构造不同,它是直接从这种各种波的差异上认知世界的,那它们看到人类的时候就会感到非常奇怪,因为这种生物会把不同波长的材料涂在画板上,接下来在不同人的手里传阅,也会用不同器物发出不同的声波(音乐),另外一拨人则如醉如痴的听着。

从宗教的角度来解读这种猜想那就会说世界其实是种幻象,但如果从哲学的角度来解读它,那就会认识到生物的认知通道决定了它究竟可以看到怎样的世界。我们的大脑是通过眼睛、耳朵、嗅觉、触摸这样的认知通道来认识世界的,它们当前的构造决定了我们能看到五光十色、能听到抑扬顿挫而不是某种能量波。换个角度看,如果把这种认知通道完全的更改掉,那世界的样子在大脑里就会立刻改变。

电影《黑客帝国》的创意就来自自与此。人工智能领域一直管我们上面提到的那个类比叫瓮中之脑。瓮中之脑说的是一个思想实验,实验假设只有一个大脑,这个大脑放在了一个瓶子里,瓶子负责为大脑提供正常人需要的、可以从眼睛、耳朵、鼻子获取的一切信息。这样一来虽然没有五官、身体,但大脑是根本察觉不到的,大脑并不知道自己只是孤零零的一个大脑,而是会以为自己还是一个完整的人过着多姿多彩的生活。基于这思想实验最有名的电影是《黑客帝国》。(责任编辑:方向)

  • “扫一扫”关注融合网微信号

热门关键字

关于我们 - 融合文化 - 媒体报道 - 在线咨询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6 融合网|DWRH.net 版权所有 联系邮箱:dwrh@dwrh.net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92号 京ICP备110145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