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融合网首页 > 工信 > FTTx >

全球FTTH第四次浪潮:宽带中国是否会成功?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韩杰 发表时间:2014-02-18 14:39 阅读:
核心提示:最早运营商把重任寄希望与IPTV,但遗憾的是,IPTV不仅没有带来增值,运营商还要从宽带中提取一部分钱补贴给百视通。爱奇艺副总裁段有桥曾这样评价IPTV:“直播不如广电、互动不如OTT,注定难有作为。”

三年前的2月16日,中国电信在全国启动“宽带中国 光网城市”战略工程。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制定的工程目标是:用三年时间实现所有城市光纤化,最高接入带宽达100M。同时,中国电信宽带用户的接入带宽将在3年至5年内跃升10倍,资费在3年左右迎来“跳变期”。

三年后的今天,中国电信基本实现了除“资费跳变”之外的其他目标。但是,王晓初当时可能没有想到,宽带中国会陆续暴露出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问题要么没有预计到、要么超出了当初的风险预估;当然,他也想不到本应成为尚方宝剑的国家宽带战略会一次次拖延,甚至一度成为运营商的负担,而最终又以这种折中的方式收尾。

三年来,宽带中国或许已经把所有的弯路走了一遍,时至今日,宽带中国还是当初那个宽带中国,但其定位与意义,已与中国电信的初衷大相径庭。

准备不充分之仗

2010年8月之后,中国电信在上海、江苏等地进行“光网城市”试点,建设FTTH。“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应对中国移动的低价竞争。” 江苏电信网络建设部高层如是回忆。当时,收编了铁通的中国移动开始在固网发力,低价进军宽带市场。“明摆着赔钱的价格,让你根本没法跟他正面竞争。FTTH,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差异化路线。”在光网城市的试点中,FTTH不仅帮中国电信规避了价格战风险,同时也通过品牌溢价带动了综合业务的发展。作为接入的终极目标,FTTH显然更加高大上,而且可以通过宽带捆绑带动其3G业务增长,中国电信“我的e家”就是国内最成功的捆绑套餐,其中包含宽带、3G、IPTV。

当然,应对移动竞争的手段不只是FTTH,中国电信还在2010年底进行了全国的宽带出口大清洗,禁止各省公司向铁通出售宽带入口,铁通近千万用户受到影响,网速如蜗牛。

当时,Vectoring确实能改变目前宽带的窘境,但遗憾的是:中国,全球最大的宽带市场对这个技术不感冒。一位中国电信专家告诉记者:“这个技术不错,但集团已经不对铜缆进行考核,所以很少有人用。”他对记者叹气:“你们应该多报道一些:考核应该以速率、质量为标准,不要用接入方式这种表面的形式。”

2013年,包括主管部门在内的专家口风渐转,开始支持“多种接入方式并存”,与此同时,阿朗、烽火也开始高调宣传自己的VDSL2解决方案,然而运营商考核方式依旧没变:仅FTTH用户核算考核。运营商庞大的体量、僵化的机制限制了其转身速度,“光铜一刀切”症结难以有效改变,目前仅广东电信在商用VDSL2。

2014年,LTE临近。韦乐平曾预测中国电信或许会削减50%的宽带预算,以补贴LTE,或许“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运营商知道痛了,可能会再考虑铜缆。”

当然,光省钱是不够的。2012年以来,电信、联通都在为宽带寻找新的利润空间,毕竟ARPU值以看得见的速度再下滑,坐吃山空并不遥远。

最早运营商把重任寄希望与IPTV,但遗憾的是,IPTV不仅没有带来增值,运营商还要从宽带中提取一部分钱补贴给百视通。爱奇艺副总裁段有桥曾这样评价IPTV:“直播不如广电、互动不如OTT,注定难有作为。”

2012年中期,以天津联通为代表的运营商开始尝试与OTT TV合作,提供更优质的视频内容,双方分成内容费。目前,三大运营商都已经把OTT TV作为业务重点,已渐成气候。

值得一提的是,在“与互联网企业合作”这项业务中,来自福建电信的智能提速脱颖而出。该团队2011年通信展首次亮相,其智能提速就成为当年通信展亮点;2012年8月,该团队在智能提速的基础上与迅雷携手推出“天翼光速”业务,1年时间发展超过4万用户、年贡献收入过千万,宽带ARPU值提升10元以上。更具前景的是,这种合作模式完全可以复制到其他互联网企业,目前,中国电信已正式下文将“天翼光速”的商业模式推广至全国31个省,中国电信与OTT的合作平台初具模型。

三年宽带中国,经历无数挫折的中国电信基本完成了最初的承诺,如今似乎也为自己开辟了新大陆。但是,这个新的战场同样建立在FTTH的框架中,中国电信是否会重新走弯路,这还犹未可知。

回头来看,整个宽带中国的前两年几乎完全着眼于FTTH的硬件建设,很少有人去关注FTTH的管理与经营,或者说,中国的电信环境是否有能力来消化FTTH,并为运营商提供超宽带的强劲推力,这是FTTH与运营脱节的根本原因。迄今为止,全球经历了四次FTTH浪潮,前两次均以失败告终;第三次是Verizon发起的,是非成败尚无定论;作为全球FTTH的第四次浪潮,宽带中国是否会成功?这还得看下去。

从国家战略浮出水面的第一天起,运营商从未停止过对战略资金的呼吁。2012年4月,工信部曾组织业内专家在江苏讨论商议:将三大运营商每年的税收拿出一部分作为战略资金,但该方案被财政部否决。其后,国家战略一拖再拖,战略资金也逐渐杳无音信。

2013年初,工信部举行宽带普及提速总结大会,会议中王晓初诉苦称:“城市地区,巨额投资难以产生新的收入;房地产、物业对运营商进驻小区、商业楼宇收取高额的入场费、宽带收入提成费的现象仍时有发生。而在农村地区,运营商新建宽带网络亏损,企业投资及成本压力加大。”至此,中国电信已经走过来了宽带中国的那些弯路。

8月,国家战略出台,并提出启动普遍服务基金。但一位运营商内部人士这样评价普遍服务基金:“谁要啊,多年前给,我们就没要;没有普遍服务基金,我们还能赔本赚吆喝,有了普遍服务基金,肯定赔本不说,吆喝也没有了。”在他看来,普遍服务基金最终结果也肯定是“大头还是运营商出,国家只补贴很小的比例,与其如此不如不要。”

当然,除资金之外,国家战略要求有关部门对通信设施的物业壁垒、城市建设规划、环境审批等等环节进行优化,但这些环节都牵扯到错中复杂的利益关系,“结果未必乐观。”

或许,日后国家战略终究会逐渐成熟,功在千秋;但从一开始,运营商就希望国家战略能立竿见影、利在当下。失望的运营商,不得不重新定位宽带中国。走过来所有弯路的运营商,或许能重新考虑市场经济。(责任编辑:韩杰)

热门关键字

关于我们 - 融合文化 - 媒体报道 - 在线咨询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4 融合网|DWRH.net 版权所有 联系邮箱:dwrh@dwrh.net 京公网安备1101055274号 京ICP备11014553号
网站性能监测支持: